天水

【APH】【长诗】贝加尔湖畔(CP:英白)

茗冈:

已经入学两三天了可我还在作死……总之是自习课产物。


未写完。


一千里 一万里


一千年 一万年


世界将边缘丢失不见


浮冰垂手而立


湖水清澈神秘


这是她的眼


这是她的心


(一)


湖畔木屋里住着位白俄罗斯姑娘


用长发掩盖时间 拒绝流年


过路人们说她只是幻影


诗人却说她是精灵


有一人斗胆请教她姓名


“娜塔莉亚”


她回答完再无言语


声音似冻僵的旧桌布


缓缓擦拭木屋


贝加尔湖畔的娜塔莉亚啊


转过身 带走一星烛火


又在黑夜里消失不见


(二)


又是一年


湖畔来了位英国旅人


苏格兰纹的厚重围巾几乎淹没他的脸


一呼一吸牵扯出层层雾气


木门叩响


他带着满身风雪挪进小屋


手提箱砰然落地


下午好小姐


他勉强地笑着开口


帽檐下垂落着打湿的金色头发


(三)


铁路把他带到这里


得以窥见目光之远 湖水之深


他尚在沉睡


被褥花纹繁复


烛火忽明忽暗


她守在床边


瞧瞧端详他的睡脸


他有王者般的尊容


神情却如孩童般梦幻


一声于睡梦中的轻声叹息


将她从沉思中敲醒


让黑夜躲在窗外好吗


祝他此刻好梦


不过醒来无妨


她早已编好理由


她在这里烧好茶炊


要去打扫院落


(四)


英国人醒来时雪停了


她赶紧拿起茶壶打算离开


慌忙之中他起身攥住她的裙角


你要去哪里?


她匆匆离开房间


呼吸被揉皱又伸展 洒落地板


她有一个哥哥


也接待过一些过路客


但这心情不尽相同


(五)


那是个总在下雨的地方


泥沼 星星 森林 妖精


说不完的梦呓


道不尽的野心


“日不落”


他提起昔日帝国的荣耀


总带着留恋感伤的调子


如同流离失所的王


诉说他的丰功伟绩


唇边的淡笑 绿色的眼睛


礼貌与自嘲并行


他小心取出几包茶叶


放入瓷杯


美丽的深红色泄露出来 缓慢晕染


“来自远东 享誉英国”


他为她也泡好一杯送至桌边


她捧起着来之不易的赠予小口啜饮


远远望向结冰的湖面


这个下午如此暖和


 (六)


他撑开伞


请她同游贝加尔湖


她犹豫了几秒


你不该冒着雨雪出门


劝告声竟变得有些气急


那你也不应该畏惧雨雪


他说着伸出手来


皮手套下露出小截发白的手腕


他最后没去握她的手


反而用指尖轻触那不设防的阵地


脉搏敲击


血液流动


仿佛这关怀来自湖底最深处


他会意一般点头 牵住她手


默契就此达成


贝加尔湖的娜塔莉亚眨了眨眼睛


融化了湖面的几块坚冰


(七)


他们沿着湖畔行走


天空光滑而坚硬


划过的寒风反复带来脆响


那是天空碎裂 浮云涌现


果不其然


西伯利亚的不近人情使他有些步履维艰


为什么选这个时间?


她踏过积雪暗自思量


看向顺伞骨流下的小雨点


为了体验真实?


谁知道呢


面前开始模糊一片


大概他只是把她的发香


闻了一遍又一遍


(八)


他们几乎忘记了远去的夕阳


几滴时间晕染了日落后的寂静


夜晚重生


林间白雪来不及抹好金边


便阖上双眼就此告别


湖边升起两个人的篝火


照亮整个夜晚


星群远远地来回漫步


湖面隐隐传来尖啸声


她撩起长发包裹身体


而他取下围巾


也许你应该试试这个


声音轻如耳语


这一刻他们都不抱任何希望


谢谢你了……


她小心翼翼地再次接过这远方的赠予


将它放在膝上


她此刻为自己同时拥有两条围巾感到好笑


(九)


她不懂得与男人交谈


实在不懂


你在这里长大吗


不是


有一天你会离开这里吗


也许……


她望向他好奇的绿色眼睛


他注视着她困惑的淡紫色双眼


目光仿佛被打结


她忍住疼痛将它生生扯断


你什么时候会走


他垂下眼帘微笑


我自己也不清楚


她的天空好像落下几滴小雨点


湖面一声轻叹


这是转瞬即逝的庆幸


还是期盼已久的喜悦……


(十)


有些话她无以言说


黑暗在头顶之上一千里一万里


月光如水充盈大气


仿佛没有尽头的吻一般滑落于每寸肌肤


她站起来站起来了


闭上眼睛


娜塔莉娅


他抬头向她轻声问道


你能够为我跳一支舞吗?


 


=====TBC=====


 


 

评论
热度(113)
  1. 天水シンコペーション 转载了此文字
  2. 打不开的咒语シンコペーション 转载了此文字
酸奶依赖症患者
喜欢大海和那位钓鱼的蓝色先生
© 天水 | Powered by LOFTER